1
2
位置:西E網首頁 > 媒體看白銀 > 【中國環境報】東大溝邊 苜蓿花開——白銀市采用風險管控治理東大溝重金屬污染底泥,保障黃河水安全

【中國環境報】東大溝邊 苜蓿花開——白銀市采用風險管控治理東大溝重金屬污染底泥,保障黃河水安全

編輯:王軍      信息來源: 中國環境報發布時間:2019-8-7

  西北人常說,種樹比生孩子難多了,但在經過污染整治的東大溝邊坡上,甚至已長出了榆樹、棗樹。而用于邊坡的回填材料中,就有東大溝裡綜合利用的輕度污染底泥。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句話送給白銀的東大溝,最合适不過。全長38公裡的東大溝,起源于白銀公司露天礦,由北向南穿過甘肅省白銀市市區,經四龍鎮入黃河。曾經的東大溝,重金屬污染聚集,污染時間長、面積大、濃度高、深度厚,對流域人畜健康、農産品安全以及黃河水環境安全構成潛在的威脅。
 
  必須治理東大溝
 
  需要治理的污染底泥數量巨大,在國内絕無僅有,面臨資金、時間、地形地貌、可以用于底泥填埋的空間有限等各種限制條件
 
  白銀市因礦設企、因企設市,是國家重要的有色金屬工業和化工基地。曆史上東大溝上遊的白銀公司露天礦、小鐵山礦、選礦廠、第三冶煉廠等排放大量含重金屬粉塵、尾砂、廢渣、廢水等污染物,東大溝河道底泥中重金屬污染物逐年沉積,主要有砷、镉、鉛、銅等,底泥中各類重金屬超過背景值最高可達上千倍。
 
  2010年,國家将白銀市(白銀區)列為全國重金屬污染重點防控區,白銀市編制了《重金屬污染防治綜合防治項目建設方案》,全市先後籌措資金16億元,實施白銀公司等13個重金屬污染治理項目。如今,東大溝沿線涉重金屬企業年減排含重金屬廢水450萬噸,重金屬點源治理基本完成。
 
  點源治理完成後,就需要攻克污染底泥了,2012—2015年,白銀市開始啟動白銀東大溝重金屬污染綜合整治工程,完成了東大溝第三冶煉廠至109國道(共三期)10.45公裡的污染底泥治理。2015年5月,白銀市在财政部和原環境保護部組織的重金屬污染防治重點區域示範資金競争性評審中,在全國85個城市和地區競争中排名第一,連續3年得到4億元中央專項預算資金的支持。其中2.6億元支持未治理的東大溝26.3公裡(109國道至四龍鎮入黃河口)河道重金屬污染底泥的治理。
 
  記者了解到,競争性評審根據項目的必要性、修複方案、技術路線,修複目标、修複時間,及資金概算等各方面進行打分。白銀東大溝項目涉及黃河水安全,項目重要性不言而喻。
 
  全長38公裡的東大溝重金屬污染到底怎麼治?2015年底,白銀市請來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土壤與固體廢物研究所(以下簡稱中國環科院土壤所),做場地調查,風險評估,編制修複技術方案。
 
  中國環科院土壤所副所長、研究員谷慶寶介紹說,東大溝需要治理的污染底泥數量巨大,在國内絕無僅有,在資金、時間、地形地貌、可以用于底泥填埋的空間有限等各種限制條件下,到底怎麼修複無疑是個難題。
 
  技術上面臨難題,程序上同樣遇到困難,2015年國家下達财政專項資金1.3億元用于治理東大溝重金屬污染和含鉻土壤污染,資金到賬一年有餘,但因當時土壤污染防治工程項目沒有明确的立項程序,導緻工程建設招标滞後等,項目一直到2017年2月才開工。2017年3月,東大溝河道重金屬污染綜合整治工程因此被中央環保督察通報,列為整改問題之一。
 
  白銀市高度重視,成立專項推進領導小組,全力協調推進工程建設。現在,東大溝裡的重污染底泥大多被運送至固體廢物填埋場進行安全填埋,輕度污染底泥處理後綜合運用于河道邊坡整治,少量重度污染底泥采用風險管控的措施。
 
  以四期109國道至梁家窯段4.6公裡長的河道為例,移出的污染底泥中相當于含有42.47噸砷、3噸镉、1.47噸鉻、37.29噸銅、148.18噸鉛、146.93噸鋅、2.96噸汞、1.83噸鎳等重金屬,極大地降低了底泥往水體中釋放重金屬的總量。河道水質斷面監測數據顯示,2018年東大溝水體中重金屬污染物與2016年相比濃度有明顯降低:銅降低17.09%、鉛降低35.10%、鋅降低15.58%、镉降低31.45%、砷降低63.08%、汞降低84.60%。
 
  率先采用風險管控
 
  基于風險管控的修複理念,土壤污染物可以保留在土壤中,但必須切斷暴露途徑
 
  今年正式實施的《土壤污染防治法》明确了風險管控的基本原則,但彼時2015年,底泥治理中,大多數地方還不敢把污染底泥留在河道,有一種沒治理幹淨的感覺,有點害怕。
 
  在東大溝污染底泥治理方案中,中國環科院和白銀市生态環境局采用了風險管控,也就是通過污染物含量計算和水文地質模拟,确定多深的污染物可以不挖了,通過采用阻隔措施進行風險管控。
 
  治水、治氣,都是把污染物從水體或大氣中去除掉,土壤治理是不是也要把污染物全部挖走?污染物留在土壤裡,不弄出來行不行?谷慶寶介紹說,基于風險管控的修複理念,土壤污染物可以保留在土壤中,但必須切斷暴露途徑,不能跟居住的人群、地表水、地下水、農作物接觸,所以,風險管控關鍵要把暴露途徑切斷,而不是一定要把土壤中的污染物都弄出來。
 
  既然不是把污染底泥全部挖出來,到底挖多深合适?這需要做大量的工作,經過反複調查,中國環科院土壤所測算出還有20%左右的重污染底泥在河底深處,如果開挖,從技術、經濟、施工安全等方面都不具備可行性。為此通過水力模拟,建立數據模型,測算各種不利條件下殘留污染物的遷移速度,看污染物邊遷移邊衰減的規律,确保污染不遷移入黃河。
 
  白銀市生态環境局副局長張瓊介紹說,基于風險管控的治理,關鍵要制訂精細化的方案。中國環科院為此确定方案就用了1年多時間,做了大量的調查與模拟計算,對底泥中污染物在河道縱向的分布,以及垂向分層的分布進行詳細的取樣調查,分析出高濃度、低濃度污染底泥在河道中的分布範圍,據此選擇科學的防治方案,盡可能多地将污染物從河道中清理出去,對低風險的污染底泥采用風險管控的措施。
 
  張瓊介紹說,治理嚴格按方案推進,挖出來的重度污染底泥全部清走,送到專門配套建設的填埋場填埋;輕度污染底泥挖出來,固化穩定化後綜合利用于河道水位以上邊坡的整治,進行邊坡利用。
 
  到底怎麼治?
 
  确定污染物浸出模型,獲取模型的參數,再對模型計算出的結果進行反複論證,得到項目的修複目标值
 
  這麼大的污染量,在資金、地形地貌、時間等各種限制條件下,怎麼最大限度地減少污染物對黃河水的影響?
 
  記者了解到,由于我國缺少污染底泥修複方面的質量标準及評價體系,為此中國環科院調研了國内外污染底泥治理修複的評價方法,借鑒國内外河流底泥治理的經驗,比如找到上世紀美國哈肯薩克河污染底泥的治理資料,最終采用底泥中污染物的浸出模型,同時參考國内外土壤或海洋沉積物等相關介質的質量标準,經過反複研究論證,确定了本項目的修複目标值。
 
  谷慶寶介紹說,首先要确定污染物浸出模型,獲取模型的參數,再對模型計算出的結果進行反複論證,評估模型是否合理,這些研究花費了大量的時間。
 
  38公裡的東大溝河道治理,就是在各種各樣的限制條件下,最終确定并實現了治理修複或風險管控目标。
 
  如今的東大溝,經過近十年的底泥治理,有效清除了底泥中的重金屬總量,加之河道整治、生态恢複等措施,極大的削減了底泥中重金屬往河水中的釋放,有效地緩解了東大溝對兩岸人畜以及農田的重金屬污染風險。如今,修複後的東大溝兩岸,苜蓿花開,邊坡上長出了榆樹、棗樹,也開始鳥語花香了。
信息産業部備案号 隴ICP備10200311号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号6201021|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版權所有:中共白銀市委網信辦
西e網運營維護:西e網IDC中心技術支持:西e網技術服務中心 白銀鴻途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運維電話:0943-8251555
未經本站許可不得建立鏡像連接,相關權益受法律保護。